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nffmin的博客 ~阿牛哥~

—— 平凡是真 祈福于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万年青  

2012-05-07 22:24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丈母娘喜欢万年青,是因为那盆万年青随着她的嫁妆,从上海来到杭州一个名叫宿舟河下的小墙门里。她相信,四季常青的这盆万年青,一定会给她带来好运。

       说起这盆万年青,它可是经历过炮火的洗礼。

       日本鬼子侵占上海那年,飞机扔炸弹,把整个闸北几乎夷为平地,丈母娘家也难于幸免。在废墟中,她发现从小喜欢的那盆万年青,盆虽巳粉身碎骨,万年青却抽出新芽,从瓦砾废土中顽强地挺起身来。悲喜交集的她,用双手将它刨了出来,带回了临时避难所。

        逃难时,万年青一路陪伴着她,躲过了鬼子疯狂的大扫荡,最后到了杭州一个叫宿舟河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父亲将她许配给了开茶馆的朋友之长子。于是,那盆万年青也随着她的嫁妆一起,进了一座小墙门,一个小康之家。她虽然没有文化,一字不识的她却坚信万年青一定能帮她旺夫相子,带来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,春暖花开,她找来一只古色花盆,将万年青换盆栽培,加施了好多基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,她怀上了第一个孩了。当听到啼哭声,接生婆告诉她是个男孩时,她欣慰地笑了。她感到,对父母和老公都有了一个最好的回报。紧接着,第二个男孩又降生了。婆婆开心极了,什么事都不让她干,因为二个调皮捣蛋的娃娃,已经够她忙乎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她一生中共育有五男六女,其中二男不幸幼年夭折,这是让她最为悲伤的事。伤心时,她会呆呆地望着已经分盆却长势旺盛的万年青,悄悄擦去眼角的泪珠,喃喃地低声说几句谁也听不明白的小港话。

       解放那年,院里的万年青也特别的旺。公私合营时,她和丈夫经营的店面也合营为集体所有,她也成为职工,还参加了扫盲班,学会识字,学会了签名,学会做简单的进出货单……

       她的三个儿子都培养成为清华、北钢、南轻的大学生。长女参军成为医生,要是没有那场“文革”,后面几位千金也准能成栋梁之材。上山下乡磨出了手茧子,却失去了笔杆子。值得庆幸的是有俩千金自学成材,成为企业会计,有点女承父业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 每次社会动荡,掀起“反”呀“打”呀的恶浪时,她总是小心地呵护着身边的,在外的子女们。就如风雪天给万年青盖上草席,雷暴天搬进檐下一样,时时刻刻地照顾、培养、关爱着他们。当年造反队要将万年青当作“香花毒草”铲除时,她“誓死捍卫”,指着大门上“光荣军属”的牌子将造反派挡在了墙门外,一个都不让进!

       进入二十一世纪,退休后的她己是八十多的高令。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自家墙门要拆迁了。她知道“胳膊拗不过大腿”的世理,早早告别了老墙门,在钱塘江和大运河的交汇地购了新居。一股与世无争的气派,如同从上海到杭州逃难时一般,无怨无憾。她特别叮嘱我:“别忘了万年青,那是我的陪嫁妆。”

       我在两套新住房的阳台中间搭了一个花架坛,有近五平方面积。院子里的那棵葡萄太大了,送给了好友。我将院里的万年青整理了一下,全部带到了新居,和我喜欢的几盆兰花,昙花,月季等整齐地放到花坛上。从此,所有的浇水施肥除草松土的事儿,都由我承包了。每次看到丈母娘站在阳台上,面带微笑地欣赏一盆盆的花草,是给我的辛劳最好的回报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天大清早,我发现万年青的大花盆里插着几根香,我想:是老人家在敬花神呢,还是在悼念离去的亲人?

       渐渐地她话语越来越少,我总是没话找话地和她闲聊。她也会很认真地嘱咐我:“种花与待人是同一个道理。脏水不能用来浇花,如同往人身上泼脏水一样。可以用淘米泔水浇花,夏天时,放个三五天的最好。”

       有时,丈母娘也会拿把小剪刀,给花儿们修剪一番。松松土,除去刚冒头的杂草,就象当年给孙女,外甥女梳头一样,一双满是青筋的手,动作是那么小心亦亦。一张布满皱纹的脸,笑容是何等慈祥。一头飘逸的银发,根根记载着岁月苍伤。子孙满堂的她,巳是颐养天年。她亲手抱过的第三代中,清华毕业的孙子留美戴上博士帽后,回国报效于香港理工大学,三十出头当上了教授。出国留学回国·大学毕业当教师的有好几位,做律师的,搞环境设计规划的,从事会计行业的,侨居国外成家立业的,在国外继续深造的……如同百花园一般,朵朵奇葩,争相辉映。都记着她老人家片言只语的叮咛。

       九十岁那年,祖孙三代人一同旅游普陀山。路过镇海时,她说:“小港李家是我的老家,可是那里的亲戚巳一个都不认识了。”眼中露出一丝忧伤。回来的路上,小辈们怎么逗她,都没有让她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 万年青花盆里的香火越点越多,清理残香是我新的任务。我知道丈母娘的习惯,总是把它放在塑料袋里,积多了便一次性处理掉。但万万不可扔拉圾箱里。信仰各有千秋,切莫独自为大。

       九十五岁时,她成为小区的老寿星。每到周日,她会座在小包车副座上,让女婿开车去西湖周边兜风。九十岁至九十五岁,和年年旺盛的万年青一样,她仿佛返老还童一般。时不时地来二手大洪拳,小洪拳。回想起六十多岁时,她还能踏着三轮车,带着一车外孙们去环湖游玩的情景时,还能“哈,哈哈”地大笑几声。豪迈得很。她还常跟我们说,年轻时在上海看到小包车,心里总在想:等我有钱了,最好买辆小包车,娘家屋里常跑跑。乘车兜风,去乡下看乡村风景,成为她的嗜好。有一次,在余杭就餐,饭店老板娘典着个大肚子,看到丈母娘连呼:“老寿星请,老寿星来了。”原来当地有个风俗,寿星进屋,福星高照。何况她将分娩,可沾点喜气。女母娘指着老板娘开口笑道:“一定是个大胖儿子!”这天老板亲自掌勺,炒了一桌拿手好菜。临走时还包了二包当地特产,赠送给我丈母娘。当月,饭店真的添了一个七斤多重的胖小子。

       一株万年青,见证几代人。

       每年开春新芽萌发,万年青开花结籽时,我都会及时修整,去其陈叶,让新叶倔壮。

       万年青让我深感世间万物,代代传承,大自然孕育生命,自由延生,爱心呵护是真,切莫横刀夺爱。横行人间一世,再长不过百年。万世师表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   丈母娘高寿九十七岁,如果没有那次起身不慎胯骨骨折,躺在医院床上一年多后去世,相信她一定能够成为百岁寿星。

       五月十二日是老人家逝世一周年纪念日,又是母亲节即将来临之际,将丈母娘生前点滴,回忆成文,以表怀念之心。愿她在天之灵佑家中万年青四季长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2012.5.7  于牛哥小屋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1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